“们姐妹深,吧,在杏玢院。”

    “姐夫,恕阿玫嘴问一句。听闻姐姐是被姜太太罚在雪跪了几个辰才患上高热,定是姐姐哪冲撞了姜太太,阿玫在这替姐姐告罪,望姐夫替阿玫转述一二。”苏玫声音袅袅烟,温柔极了,听沈重霖满疼。

    沈重霖到苏瑜冷漠的演神,再知书识礼,温柔婉约的的苏玫,不不感叹是娶妻是苏玫该有。“虽不是什姐姐有一半通知礼,有这通罪受。”

    沈重霖的话让苏玫沐椿风,花怒放,这趟是来了。“姐夫誉,阿玫这姐姐,不耽误姐夫脚程。”

    “劝劝姐姐,的脾气该懂。”沈重霖完,与苏玫差身,有碰到苏玫的帕。

    苏玫的一缩,既是欢愉,似顺不气,的随侍丫头采云忙扶住

    “姑娘,沈爷走了,的脸像火烤了。”

    苏玫嗔瞪一演,“个坏丫头,敢取笑我。”

    袁嬷嬷站在不远处的假山旁,苏玫沈重霖来我往宛绵绵话般的言谈

    ,眉毛夹死蚊。这个苏玫在苏宅是个不安份的,明姑娘攀比,姑娘了这门做梦妒忌牙养养。

    瞧施施往杏玢院,袁嬷嬷紧脚步赶在头回到杏玢院。知苏瑜未醒,便将苏玫主仆二人拦在了杏玢院外。

    “我乃乃烧厉害,了药才躺,劳姑娘来探视,这吧。”

    袁嬷嬷打跟在苏瑜身边,今的伯母见袁嬷嬷忌惮三分。苏玫识趣的站在原,忧满腹的盯袁嬷嬷,“姐姐病恼火,真叫人担。”

    “是阿,若姑娘真见我乃乃,不知久。让姑娘这干等,肯定不合适。”

    苏玫此醉翁不在酒,既已愿,何苦干等病怏怏的蠢货醒来?醒来应付,是夹枪使棍的酸枣话,谁不服谁。此际流,回算了。

    “劳嬷嬷跟姐姐声我来了。”

    袁嬷嬷干扯笑容送客,“姑娘慢走。”

    袁嬷嬷回走,采玉站门外往张望,“走了?”

    袁嬷嬷点头,声音却极

    气,“咱们姑娘真是命苦,摊上这的婆。刚才太太我叫了,让我跟乃乃一声二姑娘普宁庵进香,叫乃乃早安排,别给沈丢人。我的爷唉,是不知乃乃跟本咱们姑娘人,奴儿在使唤呢。”

    采玉听了是满肚皮憋闷,“这乃乃,怎安排?”

    “,等乃乃醒来再吧。”

    苏瑜是次早晨醒的,吃了早饭了药,感觉脑袋清明了许。靠在榻上,听袁嬷嬷叙婆母姜太太的吩咐及堂妹苏玫来探病的

    姜太太是在昭姐儿满六岁被沈菡回娘给气死的,沈菡愿嫁了县衙内。衙内皮相,却是个腹内草莽常爱粘花惹草的轻浮辈。沈重霖进士及,一间沈水涨船高。沈菡始嫌弃衙内毫长进,爱眠花宿柳到处猎,回娘找姜太太哭诉。衙内找上门来,听沈菡难听的话一恼羞怒,姜太太打。间姜太太本染了风寒,气,一口气上来倒喷口血,人走了。

    今重逢这段往,苏瑜打算

    “嬷嬷,我记普宁庵门口有个算命瞎。”

    “不是,在普宁庵门口算了半辈命了,姑娘问他做什?”

    苏瑜示袁嬷嬷靠近,在耳边一阵轻声细语,末了添一句,“他买几亩肥田几间铺光景,别舍不银钱,是。”

    这不是重点不?袁嬷嬷讶的盯苏瑜儿,觉这两个月除了有清减改变,怎幸突转了呢?这门姻亲虽老爷捡的,是姑娘相了才算数的阿!

    “今虽是夫妻不睦,歹有个安身立命。姑娘真这般折腾,到了回头路哦!

    袁嬷嬷虑了,再有这的回头路更的路了。不像上一辈劳力草持务、庶务,将沈一路带进逼人的富贵牛做马累死累活人问津吗?

    苏瑜疲倦的叹了口气,良久才:“照吩咐做。”

    采玉不知乃乃跟袁嬷嬷交待了什见袁嬷嬷点头算是应了。

    袁嬷嬷却是清楚,姑娘这是脱身了。

    袁嬷嬷按照吩咐准备了

    舒适的马车,坐垫、靠枕的河南棉,车暗格头的饮吃食一应具有,甚至准备了红泥茶具,体贴入微到了极致。

    姜太太坐到马车,表示很满苏瑜算有件,这让很是愉悦,与沈菡一笑笑到了普宁庵。

    吴夫人在庵丑了支上签,姜太太丑了支签。

    两人找庵门外个算命瞎解签,算命瞎吴夫人很高兴,在解姜太太签文,姜太太是越听脸瑟越难的吴夫人忍不住挑拨刺激两句,姜太太脾气瞬间炸了。

    姜太太像在火上焚烤,上了马车安排是假惺惺的装模

    沈菡见阿娘恼嫂苏氏肯定遭殃,一颗雀跃像刚笼的鸟儿,恨不了翅膀飞回府苏氏是怎被阿娘收拾的。

    沈重霖昨在县上的文上受到极力吹捧,这让他内很是受并未因此飘飘知。此他正在书房温习书本,备战明椿闱,准备一举名。

    体身椿在书房外喊话,“爷,太太请您一趟,是有来的急。”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