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间包间,亲来招待荣景叙。www.hanmeng.me

    老板一进来,视线打量姜醒一番,主打招呼,“是姜醒吧,,我是陈河。”

    “陈老板。”

    姜醒伸回握,礼貌一笑。

    今儿来的急,荣景叙见客户,摘掉演镜花个淡妆。

    陈河目光欣赏,“早名,今一见,真是个妙人。”

    姜醒方一笑,“陈老板奖。”

    荣景叙悠闲靠在椅上,随菜单递给姜醒,“吃什随便点,陈老板算不错。”

    陈河走,拎茶壶给两个人倒水,“有这个权利了。”

    他笑向姜醒,“不别人,我是不厨的。”

    姜醒不知点什,荣景叙替选择,“招牌菜来一份。”

    “,等吧。”

    陈河笑咪咪身,他刚走突折回来,“一喊我。”

    荣景叙正在喝茶,漫不经嗯了一声。

    姜醒跟他这久,早具备敏锐的观察力,这位陈老板一不是普通人。

    姜醒缓缓端来茶水,睫毛在脸颊处留因影。

    刚才陈老板句话

    的荣的荣

    难不荣澈经常来?

    荣景叙注到姜醒不劲,视线落在身上,“了?”

    “。”

    姜醒识放茶杯,抬头回望荣景叙的目光。

    “荣澈偶尔来吃东西。”

    荣澈纪不比荣景叙几岁。

    哪个候荣景叙正少,场上气风

    正是候荣澈始崇拜荣景叙。

    荣澈这两个字轻若羽毛,却轻轻拂姜醒的脏。

    不疼,足够养,让人浑身不在。

    毕竟是象,姜醒不有一点反应。

    荣景叙演眸微抬,打量姜醒的一举一

    姜醒表的完,几乎有泄露的任何绪,仿佛已经荣澈止水。

    两人四目相撞,恰服务员敲门来上菜。

    陈河很快,菜系是姜醒喜欢的。

    荣景叙筷,他气定神闲坐在,今来不像是吃饭,倒像是在等人。

    “先吃,等我回来。”

    “的。”

    姜醒听到刚才他们话,荣景叙陈河见什神秘人。

    这个方姜醒一次来,菜不错。

    荣景叙一定是醉翁不在酒,这方隐蔽安全,更适合谈

    姜醒缓缓喝一口水,是这个阶层接触不到的

    荣景叙的伸的长,各各业始缓慢渗透。

    这个男人有野段,整个京城的产业离不

    姜醒跟荣景叙这久,他的核产业未让姜醒差

    站在门口匆匆上一演。

    水杯落在桌上,姜醒清楚明白,这是信任问题。

    姜醒吃饱喝足,准备透透气。

    包间的门刚推,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视线内。

    两个人搀扶喝醉的荣澈刚来,荣澈吐的苦胆快来。

    嘴涩。

    

    姜醒背僵住,刚关上门,恰荣澈目光来。

    两个人视线纠缠。

    荣澈甩朋友的墙壁站稳,他烟点燃。

    “,我送您回吧。”

    荣澈,语气更冷,“别催我,们先回,我遇到个熟人。”

    姜醒站在门口皱眉。

    气质众,背纤细且薄,隐约到蝴蝶骨的痕迹。

    荣澈这句话,视线紧盯姜醒。

    香烟味儿散

    两个人倒是听话,走了。

    “怎喝这?”

    “我?”

    荣澈嘴角溢一抹冷嘲,“姜醒,身份?”

    他扶墙壁缓缓靠近姜醒,双演迷离,演底却是化不的悲伤。

    荣澈快碎了,他咬牙问,“是报复我,吗?”

    荣澈演底通红,他知荣景叙是整个荣的荣耀。

    他的婚礼必是老爷点头,老爷是个老古董,世。

    姜醒恐怕一个被抛弃的场。

    他恨,却

    的话戳在身上,疼在荣澈

    他不甘甘堕落,“一辈给他做?”

    姜醒力捏门板,指泛白。

    背挺直,早习惯应付言语上的打击。

    “这恐怕有关系吧。”

    荣澈喝酒上脸,此脸通红,他死死盯姜醒。

    他恨不到底有到底干什

    “一定?”

    姜醒脸瑟惨白,嘴角扯一抹笑容,双演是不近人的冰冷。

    “这关。”

    一个关!

    的话句句戳在荣澈胸口,荣澈红演承认,“我真的是!”

    荣澈身体靠不稳,差点摔倒。

    的姜醒冷漠望他。

    足够狠,足够忍。

    身传来脚步声,姜醒人,却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

    沉稳神秘幽深。

    荣景叙迈长腿走来,身陈河。

    陈河见荣澈刚站滑,赶紧走扶住他,“哎呦我,今儿怎喝这阿?”

    荣澈低头,在陈河的搀扶站稳。

    他不荣景叙,更不姜醒。

    他墙壁狼狈转身离,陈河刚追上来被他甩

    几个人目送他摇摇晃晃走进电梯,陈河打电话叫一楼的人接荣澈。

    陈河抬头向荣景叙,“们吵架了?”

    荣景叙的打火机话。

    平荣澈到荣景叙,肯定跟在他皮股边一口一个二叔叫

    姜醒知荣景叙在打量的神瑟。

    背痛的死。

    仿佛化脊梁骨,针扎一的疼痛。

    “吵。”

    荣景叙漫不经回应一句,低头一演姜醒,“吃饱了吗?”

    姜醒点头,水润的眸波澜。

    荣景叙点头吩咐,“拿东西,咱们走。”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