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莹莹跟劝了两句,忽问:“妹!我有个疑问。www.qingwan.me”

    秦双双嗦一口米粉,喝一口酸辣汤,十分满足:“什疑问?来听听。”

    “我问问,养儿防老这件住吗?”

    吴莹莹的话一口,刘淑英惊讶不已:“吴嫂的什话?养儿防老怎靠不住了?咱们这拼死拼活的,不指望养了他们,再让他们养咱们的老吗?”

    何晓娟笑解释:“吴嫂有这法,是被陈珠珠闹的。”

    秦双双诧异:“被闹的?干什了?”

    吴莹莹:“借了老妈六千块钱,找了钱,父母老了不管。

    王嫂害怕了,不敢让钱。我问问,真的轮到儿来给咱们养老?”

    秦双双有马上回答,是一口一口吃的酸辣汤粉。

    这个问题不回答,到底是儿养老儿养老,况,有定论。

    刘淑英被吴莹莹奇怪的法吓住了:“不吧!咱们老了怎儿养老?咱不有儿吗?”

    何晓娟不敢见,不知该怎将目光向秦双双,等的回答。

    边上的店的卢晓珍,陈香妹,冯星星们全走了进来。

    妹来了,来聚聚。

    白各有各的忙,基本上聚在一话。妹有三个娃娃带,

    难留在校吃饭,来了刘淑英的店坐坐,热闹热闹。

    进门听见刘淑英的话,相觑,不知啥讨论,的怎到养老的了?

    “啥思?”卢晓珍不懂问,“啥养老?咱呢?”

    “刘嫂论养老的问题干啥?”冯星星奇怪,“我儿呢,等他给我养老,且有等。”

    “不是,是吴嫂问妹的问题,我觉反常,正反问呢?”刘淑英皱眉头解释。

    陈香妹转头问吴莹莹:“吴嫂!怎问妹这个问题了?”

    吴莹莹了演陈珠珠跟王丽的:“我是觉闹不明白,来问问妹

    往该怎的儿儿,是的人养儿防老呢?是做到一碗水端平,不管儿儿,该咋。”

    “原来的这个,我觉咱们往老了,估计单靠儿怕是不。”来的贾媛媛底的法,“我打定主了,不管儿儿,我一培养,管我老。”

    秦双双抬头来,笑向吴莹莹:“听见了不?贾嫂是个通透人。儿是咱们的,不管是读书是啥,咱尽力培养,老了不不管咱们。,这们平了。是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不儿儿区分清楚,其实靠儿养老才是幸福的。”

    “阿?靠儿养老幸福??”

    “有公公婆婆呢?靠在婿身上,他们公公婆婆难话?”

    “,结婚话跟他们清楚,该给的给他们,不外人婿肯定不。”

    “妹吗?”

    吃完饭,秦双双将筷:“这件有什结论,主是不确定因素太,不一概论。”

    吴莹莹迫不及待问:“果是做?”

    “果是我的话......”秦双双停顿了一儿,组织了一语言,“我的三个,我分什儿,是我的孩,我一疼爱。

    甚至我更疼爱三宝一人是弱者,疼爱义,我宝二宝长肯定不敢

    男孩告诉他们,他们是军人的代,必须跟他们的父亲一,鼎,保护妇儿童。”

    众人我,我,不知这是啥思。几岁的孩,哪?跟他们了真的管吗?

    不管嫂听懂,秦双双按照的思路往:“什是养老?咱们睡,跳,哪他们养老?

    到真的不了,的确需麻烦孩们。记住,随代的展,不分男有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义务。

    的一点是,咱们挣钱的候,给的养老做点准备。有钱存点钱,存点其他的东西。

    比的感恩,他们的尊重,来。”

    众人集体沉默,在认认真真。在,妹的话理。

    “不太溺爱孩,给的,在他们需候,困难的候给一点。给不直接告诉他们,这个爸爸妈妈办法,努力。

    在孩示弱,算咱有很钱,告诉他们,让他们到咱们的辛苦付。”

    吴莹莹微微点头:“我明白了,让孩到我们的疲累。”

    何晓娟叹了口气:“这个不,我每。我儿每次务,我吃完饭他洗碗,照顾妹妹。”

    秦双双夸赞:“这。妈妈的直接影响在孩装柔弱,让他们到咱们的不容易。”

    刘淑英不知到了什,演眶红了:“妹这话很,我几个孩始摆摊,一个个很乖巧,不惹来店帮忙。

    我儿读书比两个儿,我婆婆让写信来,不让读了,我舍不。”

    秦双双拍拍刘淑英的肩膀:“的坚持是的,不管儿儿,谁让谁读,不重男轻

    儿比儿媳妇贴真有息,不忘了妈妈的辛苦。”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